刘畅“92亿” 我不是富二代

她是员工的刘总,朋友天天喊的畅姐,富豪爸妈疼惜的畅畅……被父亲“封口保护”10年之后,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、集团董事、集团团委书记刘畅2011年首度正式面对媒体。

这个爱玩“马甲微博”、乖巧又叛逆的个性80后女孩面对记者“92亿身家”的尖锐问题时,俏皮地反问:“我有那么多钱吗?那我明天就去买衣服,专买不打折的!”

成长:被父亲雪藏10年

8月初,《成都晚报》有消息称,由四川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与自然人王航、刘畅(刘永好之女)共同投资设立的两家企业日前在重庆市正式登记成立。这被认为是刘永好携女儿刘畅正式进军重庆金融领域的号角。

刘畅出生于1980年,16岁赴美求学,2002年获得MBA学位后归国,持有希望集团36.93%的股份,间接持股新希望和民生银行两家上市公司,还担任新希望集团旗下四川南方希望的董事长。据胡润排行榜统计,她个人资产达92亿元。

10年前刘永好曾经与女儿定下了一个“10年之约”——10年之内不上媒体。这些年,当刘永好每次被媒体追问“您女儿……”,他会一贯温和地打哈哈“在学习,在学习!”即便胡润将刘畅放入内地富豪名单中,刘畅也没有公开发表言论。因此这个80后内地富豪理所应当地沉寂着。

刘畅的确一直在学习。16岁出国留学,回国后被父亲安排到集团各个部门。除了在学校、集团内外实习锻炼,她还曾自己创业。她总结道:“这个过程是对自己短板的补充和提升。学习技能、处世和待人之道、培养看事物的不同角度。”对于新希望集团内部员工来说,她是刘总,也是一个很单纯的邻家姑娘。

2002年,刘畅开始进入父亲的公司一直为接班做;隹备。此后两年她担任新希望集团乳业事业部副总经理,是乳业事业部的创始人之一。2∞6年,她开始担任集团房地产事业部副总经理,接管上海房地产业务。2010年,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成立。在这个以华商500强为核心、华人亿万富翁为主体的全球性华商组织中,刘畅担任俱乐部主席职位,被外界媒体称为“第二代富豪”的代表人物。

富二代不是“阿斗”

当被问起是否想过接掌帅印时,爽朗的刘畅笑了起来,“我只能说,未来是有接任董事长的可能,但并不是百分之百。”刘畅很实在地说,公司董事长的任命原则是任人唯贤,不是简单的承袭。

家族企业就像“落后生产力”与“落后生产关系”的代名词。这逼得国内许多家族企业的掌门人不得不怯生生地一再宣称,虽然自己是家族企业,但也引入了最先进的现代企业制度。仿佛“现代企业制度”是一根让家族企业脱离“暴发户”印象的救命稻草。“富二代”的称呼也是家族企业避之不及的。

当一个人被打上“宫二代”的烙印,似乎就等于不劳而获甚至扶不起的“阿斗”。在今年刘畅首次亮相的会场上,一个小小的游戏让外界见识了刘畅的确有一套,80后“富二代”的智慧和创新正在打破人们的刻板印象。

团委成立仪式开始前,刘畅先给略显倦态的到场人员玩了一个游戏。她给会场带来三个毛线球,由三个位于第一排的人向后扔,接到线球的人拿住线后,再扔出去,直到背景音乐结束。红色、橙色、粉色的三色毛线在会场内飞舞着织成了一张大网,将会场的每个人都圈在其中。“三色线联结着会场每一个人,不分身份和地位,我们都在一个网里。”刘畅不失时机地说。

时常出差在外的刘畅,身上必备的行李是父亲的传记《藏锋》。“这本书是写我父亲的,对我来说就是一本好书。”刘畅说起父亲时,言语中有抑制不住的崇拜,“看这本书总是能让我有一种动力,去面对遇到的困难和挫折。”

被信赖是种幸福

2009年,世界顶级富翁比尔·盖茨与“股神”巴菲特来到中国并邀请50位中国富豪共赴一场“慈善晚宴”。让人惊讶的是,在接到邀请之后,很多受邀富豪都在反复确认是否会在晚宴上“被劝捐”,甚至有部分人因此拒绝参加晚宴。

传统观念中,民营企业的财富是一颗颗汗水凝结出来的钱财,不会轻易施予他人。在80后刘畅的理解中,财富是一个包含了尊严和责任等诸多元素的概念,钱财要有得有施。

“行善不是要靠有计划地实施,而是一个真正有善心的人发自肺腑地去做。”对于慈善事业,刘畅毫不避讳地谈着自己的看法。她曾去新疆、内蒙古、四川阿坝等地方帮助贫困的人做白内障治疗手术,下一步计划去凉山等地开展眼疾治疗救助。最让她感动的是在和北大学生一起参与的公益活动中,她搀扶一位患了白内障的老人上楼梯时,体会到一种被信赖的温暖和幸福,“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。她看不见我,但却紧紧抓着我的手。我感受到了一种无条件的信任。”

“做慈善是很私人的事。无论采用什么方式,只要你愿意帮助别人都是大善。行善不仅仅是布施钱财。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;给他一碗饭,不如给一辈子的饭。”

这个擅于做慈善的富二代对人生财富有着另一番见解。金钱仅仅是富豪榜上的排序,而人生的财富榜上,金钱只占据了小小一部分。很多人羡慕她作为刘永好之女所拥有的光环,但她却很羡慕靠自己白手起家的创业青年,“我羡慕他们奋斗的过程、艰难中的跋涉、勇敢地成长中所折射出的光芒,那是我不曾拥有的。”

马甲微博和叛逆小孩

私下里,刘畅和千千万万80后一样,活泼、幽默、时尚。她是朋友眼中活泼的“畅姐”,员工眼中像邻家女孩一样的“刘总”。她很喜欢边戴耳机听歌,边用iPad上微博的闲散时光。刘畅有一个披着“马甲”的微博,“在那里我想发什么就发什么,无所顾忌。”她喜欢肆无忌惮地K歌和看电影,喜欢思考电影,“每部电影都是时代、社会的缩影,透过电影可以看到许多东西,蛮有意思的。”

她面对记者始终是友好地微笑着。有记者上前与刘畅交换名片时,她的脸上总是挂着热情地笑容,亲切地和记者交谈。有记者上前表示想进行采访,刘畅脸上依然带着微笑,却表示当天不会接受采访。但为了拉近和记者的距离,在记者递上名片时,她不失时机地称赞对方“你真的很漂亮,是个美女啊”。

顶着父亲刘永好的光环成长到现在,在享受这个光环带来荣耀的同时,刘畅也经历过曾经叛逆和烦恼的成长期。像其他女孩一样,这种叛逆来源于对父母的不理解。

从2002年起,刘畅被要求不得面对媒体,这让她很不自在,“有一段时间非常不理解,为什么我就要受这么多束缚,甚至‘你是不是刘永好的女儿?’这样的问题都要回避”。刘畅说那曾给20岁的自己带来很大的困扰。现在的刘畅却非常感谢父亲当时的决定,“这10年间我可以安静地学很多东西,体验不同的工作和生活,现在想想爸爸真的是用心良苦”。

上一篇: 80后北漂的创业路程
下一篇: 一碗拉面生意做到90亿